最新资讯

前段时间 AlphaGo 接连打败人类棋手的消息在全球范围内造成巨大影响,AlphaGo 背后一个叫做 DeepMind 的英国 AI 公司也开始被人熟知,该团队于 2014 年被 Google 收购。Google 是全世界在 AI 技术上积累最深厚的公司之一,去年年底 Google 将未来发展战略从「Mobile First」调整为「AI First」。

谷歌大脑是 Google 旗下的一个深度学习科研项目团队,前百度首席科学家吴恩达就是这个团队最初的三名成员之一。谷歌大脑一开始只是 Google X 的一个研究项目。但因其惊人的效益,它脱离了 Google X 成为了谷歌总公司的单独部门。Google X 前负责人 Eric Teller 曾透露过,谷歌大脑团队当时赚到的钱超过了整个 Google X 部门的成本。

在极客公园 Rebuild 2017 大会上,谷歌大脑资深研究员刘小兵介绍了他们团队从 TensorFlow 到最新深度学习的研究。

被数据唤醒的神经网络

现在讲 AI 绕不过深度学习,因为深度学习是这波 AI 浪潮最开始的驱动力,深度学习严格来讲其实是深度神经网络。神经网络最开始模拟人类大脑,有神经元,神经元之间有连接,模型就是在学习连接的强度。

放到实际问题中,比如图象识别,给一张猫的图片,我们一眼就能看出它是一只猫,但对于机器来说它需要进行识别。机器面对一张图片,它看到的不是猫,而是一堆像素,每个像素是 0.255 一个点。比如猫的图片是 128×128 分辨率,那么机器看到的就是 128×128,这么多的整数值的东西。

图象识别中有一个概念叫做深度卷积网络,基本的含义就是把一张图片输到网络中,网络里有很多层状结构,每一层都会学到图片中的不同信息,比如第一层是颜色、第二层是形状、第三层是花纹...... 总之深度网络就是一个很深的层状结构,经过多次学习,机器就能得出结论,这张图上是一只猫还是狗。


一个月后,浅雪再次回到了北京,登上了极客公园 Rebuild 2017 大会的舞台。不会这一次她的演讲并没有把重点放在介绍产品本身上,而是分享了过去一段时间 AI Labs 在 AI 领域的一些实践以及 AI 创业可能会遇到的一些问题。

在 AI 热潮的裹挟下,更多的创业者将目光关投入到了可以将 AI 技术落地的产品上,但用户预期和现实产品表现的交错还是给这些「新玩家」带来了不少阻力。s

作为最早试水 AI 商业化的巨头之一,阿里究竟是怎么看智能音箱和 AI 发展的?接下来有哪些需要创业者注意的问题?浅雪从 AI 的定位、用户期望管理、团队构成和创业精神四个方面分享了自己的思考,值得其他 AI 从业者一读。

上个月 5 号,我们在北京时间博物馆刚刚发布了首款语音助手「天猫精灵」,同时我们也发布了第一代人机交流系统 AliGenie。在过去一个月的公测时间里面,我们也收到了非常多、非常热情的科技爱好者的反馈。8 月 8 日,我们这款产品就会正式销售,大家可以直接上天猫和淘宝直接搜索「天猫精灵」找到我们的商品。


从 2004 年创立到月活覆盖全球三分之一的人口,Facebook 已经完成了「连接世界」的愿景。但在手握庞大的用户数之后,Facebook 如何继续保持用户黏度? Facebook 眼中新的增长点又是什么?

在今年 4 月举办的 F8 (Facebook 的年度开发者大会)大会上,AR 成为了最主要的议题。Facebook 的创始人 & CEO 马克·扎克伯格在演讲中反复强调:「We're making the camera the first augmented reality platform。」毫无疑问,相机成为了承载 Facebook VR 战略最为主要的载体。

在 F8 大会上,Facebook 发布了相机特效平台(Camera Effects Platform),它希望帮助开发者、艺术家甚至是普通用户能够更加便捷地将 AR 特效落地,让物理世界和网络世界更简单地产生关联。

与此同时,Facebook 社交化的 VR 策略也吸引了不少业界的目光。2014 年,Facebook 斥巨资收购了 Oculus VR,但此后这个平台并没有获得突破性的进展。经过 3 年的酝酿,Facebook 终于给我们带来了一些新鲜的思考。


从 2004 年创立到月活覆盖全球三分之一的人口,Facebook 已经完成了「连接世界」的愿景。但在手握庞大的用户数之后,Facebook 如何继续保持用户黏度? Facebook 眼中新的增长点又是什么?

在今年 4 月举办的 F8 (Facebook 的年度开发者大会)大会上,AR 成为了最主要的议题。Facebook 的创始人 & CEO 马克·扎克伯格在演讲中反复强调:「We're making the camera the first augmented reality platform。」毫无疑问,相机成为了承载 Facebook VR 战略最为主要的载体。

在 F8 大会上,Facebook 发布了相机特效平台(Camera Effects Platform),它希望帮助开发者、艺术家甚至是普通用户能够更加便捷地将 AR 特效落地,让物理世界和网络世界更简单地产生关联。

与此同时,Facebook 社交化的 VR 策略也吸引了不少业界的目光。2014 年,Facebook 斥巨资收购了 Oculus VR,但此后这个平台并没有获得突破性的进展。经过 3 年的酝酿,Facebook 终于给我们带来了一些新鲜的思考。


从 2004 年创立到月活覆盖全球三分之一的人口,Facebook 已经完成了「连接世界」的愿景。但在手握庞大的用户数之后,Facebook 如何继续保持用户黏度? Facebook 眼中新的增长点又是什么?

在今年 4 月举办的 F8 (Facebook 的年度开发者大会)大会上,AR 成为了最主要的议题。Facebook 的创始人 & CEO 马克·扎克伯格在演讲中反复强调:「We're making the camera the first augmented reality platform。」毫无疑问,相机成为了承载 Facebook VR 战略最为主要的载体。

在 F8 大会上,Facebook 发布了相机特效平台(Camera Effects Platform),它希望帮助开发者、艺术家甚至是普通用户能够更加便捷地将 AR 特效落地,让物理世界和网络世界更简单地产生关联。

与此同时,Facebook 社交化的 VR 策略也吸引了不少业界的目光。2014 年,Facebook 斥巨资收购了 Oculus VR,但此后这个平台并没有获得突破性的进展。经过 3 年的酝酿,Facebook 终于给我们带来了一些新鲜的思考。


从 2004 年创立到月活覆盖全球三分之一的人口,Facebook 已经完成了「连接世界」的愿景。但在手握庞大的用户数之后,Facebook 如何继续保持用户黏度? Facebook 眼中新的增长点又是什么?

在今年 4 月举办的 F8 (Facebook 的年度开发者大会)大会上,AR 成为了最主要的议题。Facebook 的创始人 & CEO 马克·扎克伯格在演讲中反复强调:「We're making the camera the first augmented reality platform。」毫无疑问,相机成为了承载 Facebook VR 战略最为主要的载体。

在 F8 大会上,Facebook 发布了相机特效平台(Camera Effects Platform),它希望帮助开发者、艺术家甚至是普通用户能够更加便捷地将 AR 特效落地,让物理世界和网络世界更简单地产生关联。

与此同时,Facebook 社交化的 VR 策略也吸引了不少业界的目光。2014 年,Facebook 斥巨资收购了 Oculus VR,但此后这个平台并没有获得突破性的进展。经过 3 年的酝酿,Facebook 终于给我们带来了一些新鲜的思考。

logo